江雪不负我

利家,野兽系的男人!

每天刷完微博的感想

粮已转至微博

之前发的一片江雪的肉被和谐了,现在转移到了微博上。
上链接🔗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71734343686175#_0


第二人称向_(:3 」∠)_

之前链接挂了 现在又可以了!

这个夏夜的景趣不就是为了夜袭而设定的嘛!!别拦我我要去夜袭江雪了!

#压切长谷部同人  有玻璃渣慎入


距离你A《刀剑乱舞》这款游戏已经有一年之久了,期间爱上了其他的女性向游戏,并且一如当初热衷肝刀男那样为了自己喜欢的角色而使出浑身解数。
今晚照常肝到了深夜,在按上电脑的关机键之际,你鬼使神差地瞥了眼桌面上《刀剑乱舞》的标志,思绪有些恍惚。
【好像把他们遗忘了很久啊。】你扯出了一个带着怀念的笑容,随即关机,爬上床,拉灯。伴随着窗外偶尔略过的汽车轰鸣声,你在令人心安的被窝中,渐渐沉入了梦境……



你知道这是个梦。一个真实的足够以假乱真的梦。
这个梦中的景色如此清晰,每一从花草的层次,每一颗树木的枝干,以及,眼前那幢像是沉淀了千年岁月的日式宅邸。
仿佛自己已经在其中度过很长一段舒适而平和的日子,扑面而来的熟悉感让你几欲落泪,然而你却并不明白自己这种冲动缘何而起。
你走近宅邸,试着推了推门,漆红色的大门如你所愿地敞开。
你走了进去,目光所及之处,开始逐渐与记忆里某一处一一对应,重合,铺展。你脚下踏着的这条石径,你曾走了千万遍;不远处的一汪池塘,里面应该游着漂亮得红鲤,然而如今却浑浊不堪;池塘边几株枝叶凋零的枯树,原本应该是盛开着繁盛烂漫的樱花;池塘上那座已经褪了色的木桥,在你的记忆里,曾经是这座宅邸里面一道亮丽的颜色,你经常站在木桥上,手里拿着鱼食,一边喂着桥下的红鲤,一边偏头与立在一旁的人说话,神色如四月春风般温柔……啊咧,奇怪,那个人,是谁呢?
你停下了脚步,仔细在记忆中寻找那个一闪而过的影子。你从未对一个人笑得那么温柔过,那个人,对你来说一定很特别。可是为什么你想不起来任何关于那个人的痕迹?好想知道,好想明白,好想……找到他。
【我没事。你先睡下吧,我……还想再等一等。】
就在你苦思冥想的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入耳中。你一个激灵,不由地睁大了双眼,疾步向声源处走去。
是他吗?是他吗?你迫切地想知道答案,因为那个声音,那个严谨认真的语气,那种让人安心的感觉,一切一切,都在向你昭示着一个讯息:找到那个说话的男人,你就会想起那个身影,和你想要落泪的缘由。
【我明白你的心情,应该说,在这的所有刀都拥有和你一样的愿望。】出现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也是你所熟悉的,让你心酸得无以复加的声音。
你加快了步伐,循着声音拐过一个转角,进入了后院,然后你突然刹住了脚。
后院里,生长着一株开满粉色花朵的樱花树,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层层叠叠,倾力绽放,灼灼燃烧其华美的樱色,然而树下两个修长的身影却是夺去了你所有的注意力。正对着你的俊秀青年,他拥有一头漂亮的蓝色短发,深色军装端正得体,金色眸子坚毅又温柔。你望着他,心头情绪翻涌,嘴张开了又合上,明明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应该认识他,却怎么都喊不出口他的名字。
是谁?你是谁?
只剩无声的呐喊。
【这座本丸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消失只是时间问题,如今我们唯有陷入沉睡状态这一个选择。弟弟们皆已沉睡,其他的刀剑们也已经陆续睡去,我……亦决定今天睡下。她走了那么久,我真的……已经不抱希望了。】蓝发青年神色黯淡下去,金眸晦暗不明。
你不禁摒住呼吸,内心一阵抽痛。
【我会等到这座本丸消失为止。一直,一直等下去。所以,一期殿下,请不要再劝说我了。】
这是刚才那个有着严谨认真语气的男人说的话,此时他背对你,你只能看到他站得笔直的背影,然而就算这样,你也感受到他说这话时,脸上该是带着多么执着的神情。
就是这个人……你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就是这个身影,让你心中蓦地开出了一朵花。
你的眼泪终于决堤,泛出的泪花模糊了视野里那个令你就算被压制了记忆,也无法忘却的身影。
一个名字在你心中呼之欲出,你迈开步子,向那个身影伸出手,踉踉跄跄,一步一步。你抖动着双唇,张开口,带着哽咽的细弱声线配上唇齿间的咬合组成了这五个字——————————
【压切……长谷部。】
想起来了,找到你了。


天光乍破。
你醒了,泪流满面。
你记起了一切,关于本丸,关于时空溯行军,关于自己的刀剑付丧神们,关于那个严谨认真的,为汝命是从的压切长谷部。
十年前,一只自称狐之助的会说话的狐狸闯入了你的房间,说什么他来自西历2205年,一群企图改变历史的“历史修正主义者”发起了对过去的攻击,政府为了阻止他们,派遣审神者去各个时代阻止这些“历史修正主义者”,然而在那个时代拥有成为审神者资格的人少之又少,于是政府决定派遣狐之助们去过去的各个年代寻找有资格的人并让其任职。总之,最后因为薪酬高啊,每天在本丸写写报告就好不用跑来跑去啊,可以拥有一座私人豪华宅邸啊等等让你满意的理由,你成为了一名审神者,并且在之后与众多付丧神结下了无解的羁绊。这其中最让你无法忘怀的,是那位叫压切长谷部的男子。
【我是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公的命令,无论什么我都为您完成。】
初次见面,他这样对你说。灰色的眼眸认真地注视着你,态度恭恭敬敬。那时候你就在想,如果要嫁人的话,这样的就很不错。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你把他任命为长期的近侍。每天看着他恭敬汇报出阵成果的样子,你的嘴角总是会不经意地扬起。认真的男人最迷人,这句话说得可真对啊。你这样想着,然后不自觉地愈发沦陷。
【遵从主的意愿。】
【拜领主命。】
【请交给我。无论什么都为您斩断。】​
【在,无论是提东西还是干别的任何事情。请您随意吩咐。】
他说的这些话,配合他那严谨认真的语气,总是让你感到安心无比。
啊,真是个帅气的男人。你不止一次地在内心这样赞叹。
后来,敌军逐渐减少,虽然这让长谷部出阵的次数变少了,你也能够更多的见到长谷部。但是,这同时也意味着你的这份工作即将走到尽头。
你开始珍惜每一次跟长谷部待在一起的机会,对他更温柔地说话,冲他更开心地笑,并且跟他约定即使哪天你突然消失了,也不要忘记你,要一直一直等你回来。
那时候,长谷部是怎么回答的呢?
……对了,他是这样说的。
【若您让我等待的话,无论多久我都会等着。只要您还会回来接我。】
真是既甜蜜又让人心疼的回答啊,这个男人……真是,让人无论如何都不想忘却,无论如何都想要清清楚楚地印在脑海里,直至死亡,直到化为一抔黄土。
后来的后来,敌军终于完全被肃清。狐之助衔了一封书信来到了你的本丸——是一封关于卸任并且消除作为审神者的记忆的通知,你看了信之后表示坚决不同意消除记忆,而且再三保证自己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甚至哭着求狐之助不要对你做这么残忍的事。
然而最后你还是被强制消除了记忆,闹得非常狼狈,连长谷部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不过现在想来,所谓的消除记忆也只是篡改了而已,让你以为你一直在玩一款游戏。算算A了的时间,恰好也是你卸任的那天。
【所以说啊,为什么要我忘记那么好的一个男人呢。长谷部……】你双手掩面,无声哭泣。
他的发色,他的眼眸,他的嘴唇,他的双手,他的声音,他的背影,他的一切,就像本丸后院那株永远盛开的樱花树一样,深深根植在你心上,热烈地盛开,落了一地的花瓣,然后温柔地包裹住你的心。
你会做那样一个梦,是长谷部他们的愿力所致。
长谷部,一直在那株不落的樱树下,等你归去。


另一个时空——
一期一振见无法撼动长谷部的执着,正要放弃而转身离去之时,忽然被长谷部拉住了手臂。
【你听见了吗?一期殿下。主,她在呼唤我。】
一期一振回身,看见向来不苟言笑的长谷部扬起了起了一抹笑容,温柔如你对他笑的那般。

昨夜那场繁华笙歌
唱落了多少粉般花瓣
便是握在手心里
我问
这相思寸断的愁
又怎能零落成泥
灼灼桃花 夭夭其树
怎奈这盛世美景
只留 我一人独赏
青空明媚
我抬头 一遍一遍询问
你在哪里呢 在哪里呢
俏风儿卷了我青丝打转
毫不怜我那
满心疮痍
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重山阻断我寻觅的视线
青青子佩 悠悠我思
即便是望穿尘世烟云
我也要于那纷纷攘攘的人群中
找到你
你说
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
我说
欢若见怜时 棺木为侬开
歌一曲长欢
舞一支天荒地老
盛世纷繁 曲终人散成幻
却道是
此生无悔